职工天地
草房子里的岁月
浏览次数:69  [2020-11-13 20:11:33]

  俗话说:“无房不成家”,草房子就是我的家,我的根所在。我就是在那草房子里度过了23年的岁月。岁月使我明白了,童年就是一间充满阳光的草房子,她让我们想起了浪漫、温馨、纯真无邪,是一切美好的所在。她美得宁静、悠远,而且永恒。

   草房子里的岁月是苦涩的,回忆却是甜蜜的。我出生在灌河堆畔下的一间草房子里。第二年的腊月我又有了二弟,时隔五年,我的三弟又降临到我们的家。小时候听母亲说,我们兄弟仨体质弱,老是生病。遇到刮风、下雨的时候,母亲还一直坚持着怀抱一个,手搀一个,带着我们去看病。

   家里全靠父亲一个人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很难维持生活。也可能是父亲苦急了,老是冲着母亲发脾气。母亲也只好忍着、挺着。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父母亲都形成了一种比较执拗的性格。直到现在,他俩一吵嘴,谁都不让谁……我们做儿子的能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说父母不好,也不能偏向哪一位吧。只能在电话中旁敲侧击地说了几句话:请父母一定要保重身体,珍惜面前的人,眼前的生活。一辈子毕竟就这样过下来了,真的不容易啊!

   小时候听母亲说,我们家一天三顿饭就是吃红薯玉米粥和玉米饼。有时候,我的外公、外婆也会捎点小米给我们家,来改善一下伙食,再向邻居孙爷爷家借点粮食度日子。

   那时候交通也非常落后,就是灌河堆一条路,几乎没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到达目的地。唯一的河里交通工具就是陈港至响水的小渡轮船,还得到每个乡的码头上才能停靠。后来交通工具又发展成带帆布篷的摩托三轮车,沿着灌河堆载人。人坐在车里一颠一晃,相当不安全。所以我的外公、外婆也很少来我家。我只记得外公到我家来过一次,我和父亲去盐圩,又见过外公一次,挺遗憾的是这一生仅见过外公两次面。外婆是一个挺和蔼的老人。我一到大舅家,就去看望外婆,陪她说说话。外婆就会悄悄地顺着墙边,摸着倒挂在后墙上的小布包,把包里收藏的好东西拿给我吃,到现在印象还很深刻。

  童年的牺牲又换来了什么呢?世间的事十有八、九不遂人愿,我们只能尽力而为,父母为了我们真的付出了很多。这也使我想起了常记心中的一句话:“一个男人不轻易被贫穷的岁月打倒,却容易被幸福的眼泪打动。”

   后来,我的父母亲又砌了三间草房子,一间小锅屋。听父母说,就是这三间草房子还差几根桁条,全靠我的几个舅舅家帮忙才勉强把房子建成。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兄弟仨到了陆续上学的年龄,家里贫困得连学费都不能凑齐,有时还吃不饱饭,家里的生活也更难维持了。外婆就会偷偷地塞给母亲一点钱来接济我们家。当然,那时候,我们的三个舅父母和姨父母家的条件都比我们家好很多,也都会不断地给我们家送来衣服和食品,还把半旧的自行车和黑白电视机送给我们家,有时候也会给点钱。就这样,我们家度过了那段艰难而又青葱的岁月。

   父母亲至今还一直念叨着:要不是我们的三个舅父母和姨父母家帮忙,我们家真的很难撑下去。也正因为此,我们一直都非常感谢、感激我们的三个舅父母和姨父母。特别是二弟刚出生的时候,脑袋一直耷拉着,在灌东盐场职工医院用氧气保了好多天。就连我的父亲都决定放弃治疗了,妈妈和他(她)们却还一直坚持不放弃,每家都凑了钱,才把二弟的小命从鬼门关给捡回来。所以,二弟现在还一直在感恩着。

   贫困的生活磨炼了我的意志,也增强了我的锐气,同时也昂扬了我的斗志。初中毕业刚考过试第二天,我就跟随着堂叔和三叔乘着带桨叶的小舢板船顺流而下到陈港海边捞海蚬。我身单力薄且晕船,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白茫茫的一片天空,听着海鸥的鸣叫声,显得特别的刺耳,感觉到特别的无助。看着自己满身的泥水,望着大人们的蛇皮袋越来越高,而我却捞得越来越没劲,蛇皮袋永远鼓不起来,特别的心焦、心痛。想不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就这么难捞!好想大哭一场,好想赶紧回家!可是谁能送我呢?谁又能理解我呢?直到第三天傍晚,我的父亲才赶来接我回家。

   我的第二次临工是跟邻家杨四哥到响水建筑工地干小工。那时候正是严冬季节,我们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晚上七点多钟才能回到临时宿舍,且不说那干活的苦、脏、累,43天的艰苦生活,却没有挣到一分钱。回想当时“男儿有泪不轻弹,欲哭无泪”的情景,到现在我还记忆忧新。

   我跟过四婶、许三婶和孙家的二位兄弟在陈港海军码头割过柴,还跟父亲和一趟人乘手扶拖拉机到大有农场拾过棉花。在响水县海珍品养殖总公司上班,育过对虾苗,养过大对虾,也曾唱过:“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船后撑篙子”的情歌。看着别组的青年男女都成双成对,而我所在的这个组,只有一位30岁的老姑娘,比我大很多,我就没花多少心思去接近她。那时的海边生活显得特别枯燥,温度又潮湿,随着灾害季节的降临,养殖的对虾突然大面积死亡,我的三年养殖生涯也因此宣告结束。

   那时候农村的孩子只有努力考上学校,才能分配到一份固定的工作。打工也没有地方打,进厂也很难。看着我的两位小伙伴被无锡动力机厂——增压器分厂招工走了,有了一份工作。好羡慕啊!也挺想出去锻炼一下。恰巧海安集后街上的“铁拐李”说又要招工,每人要交600元的各项费用。母亲赶紧给我凑够了钱,我交给了“铁拐李”,静候佳音。结果是一场骗局。消耗了我三个月的时间与他“斗争”,还是不了了之。

   好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哪怕再苦、再累我也愿意,因为毕竟能摆脱我家的贫困生活。一次偶然机会,听说徐州煤矿要招工,我和二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1996年12月17日,我们兄弟俩一起投入到徐州这片煤海,开启了下井、掘进巷道的一份艰难而又固定的工作。那时候艰难生活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正是这些艰苦的经历,塑造了我许多良好的品质。我也教育我的两个孩子从小就要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习惯。

   经过不断努力,我们兄弟仨先后在镇里、县城里买了房。我家老宅子的草房子也被父亲扒掉,三弟在上面砌了三间平房和二间瓦房。二弟在自留地里建了五间平房。我在原先买的泥瓦房的菜园子里,建了三间平房,一直给父母住着。当时,由于我家新成员的加入,原先买的那三间泥瓦房子,现在我还依然保存在那里。等我退休以后,我还要回到农村,因为那里有爱我的父母和我爱的家人。我也早已计划好,再买一套房子留给二儿子,回去把旧房子扒掉,再建三间二层小楼房,东边搭上一间小锅屋,在平房的西边再接上一间洗澡间。我们要过着田园式的生活,陪伴父母一直到老。

   草房子虽然冬暖夏凉,但仅仅是那个年代的标志,那个岁月的象征。它代表着人们永远的记忆,代表着永远抹不去的一种感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有一种美,淳朴得没有一点绚丽的迹象,似乎和美搭不上边。可恰恰在细细品味之后,心口填上了莫名的厚重,似甜甜的、温和的、不忍触碰。一触即化的美,质朴的如自家酿的陈年老酒,寻味中回味悠长。这种美在浮华的今世已不再多见,存在于恍如隔世的梦境中,也存在于你我的那所草房子里。草房子,读童年,每个人心中都有对美好童年的回忆;抑或渴望,那种纯纯的感觉,如蜜糖般,如胶似漆地粘连着生命,创造出生命中最不可多得的财富。

   草房子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是我土生土长的地方。也促使我明白了家对一个游子的深深感觉。家,一个温馨的港湾,它给予了我们生活的多姿多彩;家,想起它就令人神往的字眼;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化;家,是你唯一值得倾诉的对象。家人的关怀、家人的体贴,会慢慢地抹去你心中不愉快的事。

   岁月的脚步越走越远,质朴熟悉的草房子已慢慢消失了踪影。草房子里的故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成为历史。那份纯真的美好看来也只能收进我们记忆的脑海中,把它深深地埋藏起来。有怀念,好过消失不见,草房子甜过初恋、美过童年。

   曾经的遥远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人们都住上了红墙碧瓦的砖房、楼房、别墅,现代时尚、舒适、安宁、幸福,谁能拒绝那些草房子里的温暖的回忆呢?

    我们家的住宅变化看,我们家的生活越来越好。反映出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飞速发展,祖国的未来一定更加强大!人民的生活一定会更加美好!筑成最美的家园,编织一个美丽的中国。习总书记提出的我们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沈国良)

 

首 页 | 关于刘东矿 | 刘东新闻 | 安全生产 | 政工视窗 | 教育培训 | 经营管理 | 科技兴企 | 职工天地 | 疫情防控专栏
新光集团淮北刘东煤矿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19009879号-1

皖公网安备 34060002030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