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新闻
走进五百米地下深处
浏览次数:3940  [2012-03-05 18:28:47]

(盐阜大众报2012年3月2日一版)

记者 张兆领

 

 

  在全市各地各级机关干部深入开展“三服务”和全国新闻战线工作者深入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的时候,记者随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有关人员,来到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渠沟镇土楼村的我市新光集团刘东煤矿,将一批经济适用房选房方案送给符合条件的矿工挑选,并到500米的地下,与矿工们面对面交流,真实感触他们的生存状态,真切感受矿工们的无私奉献精神。

  千里外异乡没被遗忘的“角落”

  2月24日上午9时,刘东煤矿五楼会议室里,经济适用房选房会准时举行。60多名轮休的盐城籍矿工,带着全家的希冀,认真挑选53套已经建成的龙桥新园经济适用房。

  “房价多高?”

  “位置离市中心远吗?”

  “周围有菜场、学校和医院吗?”

  “通公交车吗?”

  ……

  承建经济适用房的盐城禾嘉置业有限公司的几名员工,早已把龙桥新园区位图、房型图等用易拉宝悬挂起来,市房管局房改与住房保障处的夏立新处长一一向矿工们作答。

  不到一个小时,当场有40人签订认购手续,另外的10多名矿工表示要进一步与家人商量后再作决定。

  42岁的阜宁籍矿工李文海在刘东煤矿已经干了17年,“落叶总要归根,再过几年我老了就不能在矿上干了,我就得回家乡去生活。现在好了,有了这经济适用房,我们就能老有所居了。”

  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我市共为新光集团住房困难的矿工提供了148套经济适用房,对此,新光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沈志强感慨地说:“虽然我们生活在千里外的异乡,工作在数百米的地壳深处,是一个很容易被遗忘的角落,但市委、市政府没有忘记我们,家乡的人民没有忘记我们,我代表矿友们感谢市委、市政府的关心,感谢家乡人民的眷念。”

  看到矿工们选到中意住房后喜不自禁的场景,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刘新国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矿友们告别亲人,远离家乡,在阴暗潮湿、处处藏着危险的地下深处,为家乡盐城乃至国家的能源事业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他们是一群最可敬的盐城人。作为家乡政府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职能部门,无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优先考虑矿工们的保障性住房安排。”

  选房结束后,身患重感冒的刘局长提出下矿零距离看看矿工们的工作环境。沈志强说,矿下有的地方风特别大,有的地方又特别热,加上煤灰多,就劝大家不要下矿了。对此,大家婉谢了矿领导的好意。

  乘罐笼钻巷道爬“山坡”搭猴车

  在沈志强和刘东矿党委书记徐建慧的引导下,大家走进一间换衣间。起先,记者以为只要换了外衣就行,不料,大家被要求脱光,换上矿上提供的内外套工作服。“这主要是从安全角度考虑的,防止你们自己穿的化纤衣服产生静电,这在井下是大忌。”徐建慧这样说。   经过一段长走廊,大家来到混合井口前,矿灯上的GPS定位芯片自动输入监控管理系统。随后,大家一起踏上该矿混合井升降电梯——罐笼。

    罐笼可容纳十三、四个人,四周有钢筋护栏。不足一分钟,大家就降到300米下的总进出口——主井车场。一台台装满煤或矸石的矿车排队等候升井。

    巷道大约有五六米高,三米多宽,里面的风有六、七级,穿上棉袄还感到冷飕飕的。

    徐建慧自问自答地告诉大家:“知道为什么这里风很大吗?一般煤矿都有一对井口,一个是进风井口,一个是回风井口,两个井口一进一出,确保井下通风。”

    步行了大约2公里,我们看到两个矿工在往矿车上装原煤。记者头顶矿灯打到矿工的脸上,他们的脸上布满了黑煤灰,只剩下眼睛在转动,偶尔还能见到口中白白的牙齿。

    在一个支巷道入口处,徐建慧指着一条上坡道说:“我们要爬山了,大约爬十层楼的高度。”

    “地下还有山?”我们不约而同地问。

    “这是我们矿上人自己的说法。地下当然不会有山!但由于地质构造的关系,地下煤层分布情况很复杂,顺着煤层开采时,巷道有时要向上掘进,有时要向下掘进。像这里的煤层往上延伸了,就要掘向上的支巷道。顺着这样的巷道往上走,感觉就像爬山,因此,我们称作上山。”徐建慧这样解释。

    在“山顶”处,沈志强董事长停下了脚步。“再往下就是掘进工作面了,那里不但闷热潮湿,还有许多煤尘,咱们得搭猴车去。”

    所谓猴车,其实是一种简易缆车,一根弯曲铁棍,焊上一块自行车坐凳一样的铁板,下端有一根横着的短铁棍,放置两脚。人坐上去,造型有点像猴子爬树。

    沈志强第一个搭车。只见他抓住猴车上端,轻盈一跃上了车。刘局长学着沈董事长的样子,也很快上了车。接着,大家也都上了猴车。大约二十分钟,猴车停住。

    “现在,我们已经在地下500米了。”沈志强说。

地壳深处与矿工零距离交流

    进入一个巷道,迎面扑来一股热雾。矿灯穿过黑暗,可见空气中有无数个悬浮物在飘动。透过水雾,记者看到巷道墙上挂着的工作牌上写着“11001工作面示意图”。几名头戴矿灯的矿工一声不吱地忙碌着把煤往矿车里装。

    “我们见到几拨在一起的矿工,可发现他们都一句话不说?”记者好奇地问。

    “这跟煤矿井下的工作环境有关。”徐建慧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并不是“沉默寡言人”。“井下作业时要实行爆破,空气中煤灰尘比较多,张口说话势必要吸入煤灰。同时,矿下爆破、机器带动皮带机运送煤块、风机、水泵抽水等噪音也比较大,因此,更多时候,矿工们借助灯光或打手势来交流。”

  借助矿灯,刘新国等人和一位叫李龙的矿工聊了起来。李龙说,他是滨海县大套乡人,在这矿上已经干了十几年了。在回答上班工作时间问题时,李龙说:“正常上一个班次要十来个小时,但实际挖煤只有六七个小时。一是来回路程就有几公里,要花去个把小时;二是作业前的安全教育时间也很长;三是轮到放炮(矿下爆破)时,大家就会歇下来,一个班次有时候因放炮要歇许多次。”

 “知道家乡政府为矿工安排经济适用房的事么?”刘新国问。

 “晓得呢,我们有些矿友上去看房子去了。可我没有机会哦,我是农村户口,一直放在老家,没有迁到城里,条件不够。不过,我也真为那些够条件的矿友高兴。”李龙这样说。

 “那你趁早把户口迁到市区,一旦条件成熟,你也可以申领啊!”刘新国关切地说。李龙则连声感谢。

  趟着煤水混合浆,大家经过一条更窄更暗的隧道,来到机声隆隆的掘进作业面最终端。只见几名矿工有的抱着冲击钻头往煤层里钻,有的用铁锨把打碎的煤铲到皮带机上往外输送。由于机器声很大,说话听不见,沈志强董事长上前套着耳朵和一名矿工说了句话,那名矿工立刻停下了机器,但送风机仍在不停地送着风,吹得我们眼里呛了不少煤灰。

 操作机器的矿工叫陈育明,响水县张集乡人,45岁,1991年就当上了矿工。

 “整天生活在这么黑暗的井下,枯燥么?”刘新国问。

 “已经习惯了。掘煤时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样加快进度,哪有时间考虑枯燥不枯燥啊。再说,我们不当班时是在地上生活,矿里安排的文娱活动也不少。”陈育明答道。

 “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住房的问题解决了么?”刘新国又问。

 “应该说现在的工作环境比过去好多了,特别是生产设备、安全设施都升级了,工作效率在提高,危险系数在下降,加上一年将近6万元的收入,大家情绪还不错。”说到生活上的事,陈育明说,过去许多矿工因工作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结了婚的矿工在老家和矿区都没有固定的房子,小孩的教育问题很大。如果在安徽上学的话,将来考试要回原籍所在地,但安徽学的是人教版,而在江苏考的却是苏教版。 

 “现在你们为我们在家乡建了经济适用房,孩子们就可以在家乡的城里受到很好的教育,这就解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了。”陈育明说。

 “你们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矿山。你们不顾危险、勇于奉献的爱岗敬业精神值得所有人学习。”刘新国表示,回来后将专题向政府汇报矿工们的现实生存状况,并进一步加大矿工们保障性住房的保障力度。

首 页 | 关于刘东矿 | 刘东新闻 | 安全生产 | 政工视窗 | 教育培训 | 经营管理 | 科技兴企 | 职工天地 | 疫情防控专栏
新光集团淮北刘东煤矿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19009879号-1

皖公网安备 34060002030197号